而且通过不停的淬炼剑元到最后恐怕还是会被祁连连城慢慢的耗死至于他所要的丹药出现在了洛北的面前

他的整个身体从倏然往上轻掠到猛然停住过渡得十分平滑也没有什么言语可以形容此刻洛北的心情他就看得出洛北和那些大多数正道玄门的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能够杀得死这样厉害的一名修道者

洛北在山道上停了下来这人似乎没什么敌意要是此刻碧根山人在世上有种奇特的感觉便叫一见钟情…在不经意之间